国家数字货币:还没有到大到不能倒的规模(上篇)

委内瑞拉最初于2018年推出了国家数字货币Petro,单价与一桶石油的价格挂钩,发行总量为1亿枚代币。

国家数字货币:还没有到大到不能倒的规模(上篇)

30多年前,1988年1月的一期《经济学人》的封面故事是凤凰在纸钞地狱上徘徊,可以说是一种半预言性的货币视野:

“从现在开始的三十年里,美国人、日本人、欧洲人以及许多其他富裕国家的人们,以及一些相对贫穷的国家,可能会用相同的货币购买商品。价格的报价不是用美元或日元,而是凤凰。凤凰将受到公司和购物者的青睐,因为它将比今天的本国货币更方便,到那时,这将成为颠覆20世纪经济生活的古怪原因。”

那篇文章激起了民族主义的恐惧,或许也激起了全球化主义者对国际货币的希望,这种国际货币有一天可能成为有限边界内的法定货币的替代方案。时至今日,《经济学人》列出的货币仍在大量使用,没有任何消失的迹象,尽管在过去的十多年里,随着BTC, ETH, XRP和其他加密货币的面世,这些民族主义的担忧可能加剧了。在加密方面,除了对这些私人先行者做出反射性的监管机构外,各国基本上都处于观望状态。

但是时间永远不会回溯,在我们已经将生活中的几乎所有其他事物都数字化之后,我们不可避免地希望将我们最有价值的资产数字化:价值本身就是概念。

然而,“绿色的美元纸钞”(或其他任何一种有形货币)也是这一数字化进程中最复杂的实验,它代表了各种有时相互冲突的要素:资产、债务历史、付款历史、国民身份和自豪感。各国政府应谨慎对待其进行过程,因为政府发现很难对诸如国家卫生保健之类的对象进行数字化处理,公民应警惕这些国家究竟选择如何付诸实践。

关于Petro的警示性故事

委内瑞拉是使用国家数字货币的国家代表之一,但他们绝对没有成功。委内瑞拉官方撰写了关于如何不发行数字货币的手册。就像希腊神话中的伊卡洛斯(Icarus)飞得离太阳太近一样,委内瑞拉看到了加密行业这个发光体,并走得太远、太快了。

委内瑞拉最初于2018年推出了国家数字货币Petro,单价与一桶石油的价格挂钩,发行总量为1亿枚代币。在某种程度上,开始将委内瑞拉最宝贵的资源转移到区块链上可能是有意义的。但是,像以前一样,委内瑞拉官方涉足加密货币是出于绝望的贪婪,并不是为了找到执行自己想要完成的目标的最佳机制。Petro开发的基础是一份草率的白皮书,该白皮书抄袭了开源山寨币Dash的重要部分。

败局已露,Petro在国内和国际上都缺乏信誉,使其已经面世就被淘汰。前石油部长Rafael Ramirez表示,如果说Petro在任何地方还是有吸引力的,那就是“当地政府的想象中”。

除了准备不足而野心过剩之外,Petro还受到了中央集权政府的拖累,尤其是这是一个在所有方面看来都非常不可靠的政府。通常,用石油支持加密货币储备实际上可能确实奏效,但它也要求人们对委内瑞拉政府有信心,如其所言进行石油开采。

那么,我们从委内瑞拉学到了什么?最重要的是,绝望并不是启动加密货币的最佳理由。不稳定的货币在数字领域将会和纸质版一样不稳定。此外,政府采取的任何有限控制措施都应尽可能去中心化,因为即使像石油一样的重要资产,单一资产也不足以支撑该货币。

政府不能只是肤浅地进入加密货币领域。他们必须提供超越法定货币的隐含能力的替代方案,以在自己的游戏中击败现有数字货币。在当今数据和金钱几乎都以光速运转的世界中,政府将要做的不只是提供监管手段,他们必须提供更好的产品。

声明:本文来自于互联网,不代表币库官方立场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、作者和本文链接http://www.coinbase24.com/news/47188.html。
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QR code